读研三年 受益终生
发布时间: 2016-12-09
浏览次数: 71

论接受高等教育,我有两个母校:一个是北大,一个是福建师大。1963年我高中毕业考上北大西语系主修英语专业,正值全国上下以阶级斗争为纲。记忆中虽有湖光塔影,书声琅琅,讲师授课,教授讲座,印象更深的却是下乡支农,下井劳动,怀柔山区“四清”,“文革动乱”……5年本科学业只持续了两学年零四个月。1968年“毕业”后又经历军垦锻炼,小厂务工,矿中任教。直到粉碎“四人帮”,神州大地万象更新,我才捧起“久违”的专业书,于1979年考入位于本人祖籍地古都榕城的福建师大,攻读外语系英语语言文学研究生。

记得当时全校无博士点,硕士点寥寥无几,研究生总共五六十人。英语专业硕士生16人,一半原为本系1977级学生,另一半来自全省各地不同岗位。班上同学年龄相差较大,性格迥异,但总体融洽相处,常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交流学习心得,甚至在宿舍内引吭高歌。

英语专业硕士点师资力量雄厚:有早年留美归国,学士渊博,德高望重的谢德贞系主任和郑德超博士;有精通俄语和英语,中文功底深厚,在翻译界颇有影响的许崇信教授;有抗战后期投笔从戎,任中印缅战区战地翻译官的林纪焘教授等。我系为研究生开设一系列学术性、理论性较强的课程,涉及英语语言学、英美文学、翻译理论和英语教学法等诸多领域,此外开设法语及若干公共课。学校还聘外教授课。美国教师怀特夫妇执教英美文学,采用课前布置预习、课堂问答讨论加讲解评析的方法。这种师生互动的教学模式现在相当普遍,当时颇觉新颖,获益良多。怀特夫妇循循善诱,引导我们拓宽视野,接触到了西方现代文学流派及其作家作品。

学校为研究生的学习生活尽可能创造条件,提供方便:安排宿舍本科生

8人一间,研究生4人一间;允许进入图书馆书库借书或查阅资料,允许使用教师阅览室。我在读研时向《读书》杂志投寄的稿件便是在宽敞明亮的教师阅览室写成的。

经过近两年的课程学习,我们投入紧张的学位论文写作。在导师指导下各自选定课题,收集资料,拟出提纲,最后用英语撰写长达百页的论文稿并附汉英概要,由导师审定后交系里请专人打印。外语系党总支书记黄行之 同志对我系首届研究生工作高度重视。经他提议,导师们分别从北京、南京和厦门等地聘请包括戈宝权先生在内的一批知名师专家学者来校主持我们的论文答辩。

我的论文标题为《评美国作家斯坦贝克的非虚构作品》,导师为林纪焘先生。时任厦门大学外文系主任的林疑今教授在审阅拙文后,对选题、立论和论据做了肯定。评语还提及论文“用英文撰写”的做法,据说当时厦门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毕业论文尚未规定必须使用英语写作。 应邀前来主持论文答辩的北大西语系陶洁教授曾是我大二时的专业课老师,师生相见,格外亲切。他对我系硕士论文格式规整,加封面认真装订成册很赞赏,说这方面比北大研究生做得好。答辩工作进展顺利,最后由南京大学资深教授陈嘉先生主持,为连心达同学(现在美国高校任教)评英国诗人济慈举行公开答辩。海报一出,轰动全校,引来众多听众。校领导对我系研究生论文答辩非常关注。范公荣校长亲自会见并宴请答辩委员会全体成员,对校外专家学者表示衷心欢迎和感谢。

1982年秋取得硕士学位后,我留校任外语系英语专业高年级教师,曾公派赴英国进修1年。以后晋升职称,自己也成为硕士生导师,为研究生开设美国文学概论课。教学之余发表过一些有关英美文学的论文,由三联书店和中国社科出版社出版过若干译著。岁月如梭,如今我已退休。回顾留校以来的教学、科研,成绩平平,然而每前进一步毕竟都标志耕耘有收获,为薪火相传略尽绵薄。而我的学术起步正是与北大同为百年老校的福建师大。

母校温馨,师恩难忘。三年读研的美好回忆将伴我一生。

(陈凯 外国语学院1979级硕士研究生,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