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黑暗才知光明的可贵——访原校党委统战部长陈豹义
发布时间: 2016-07-04
浏览次数: 20


本报讯(记者肖雨洁 郑昂)陈豹义,1928年出生,1955年入党,曾三次获得校级等以上“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值此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这位6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

记者:陈老师,您好。您出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当时的生活经历吗?

陈豹义老师:我出生在农村,当时在国民党统治下,农村生活极为艰苦,我六岁就开始放牛。九岁时,村里将破庙隔出两间房子作为简易小学,我才得以入学读书。当时国民党腐败,不重视教育,村里小学终因缺乏经费停办并校,我只好转学。小学六年里,我就辗转读了六个学校。到了中学,每天读书要来回跋山涉水走三个小时。那时家里穷,我经常就是饿着肚子走在上学的路上。没钱买校服,我就自己动手把亲戚提供的白大褂染成土黄色,模仿正规校服一针一线自己做了一套。就是这样一套的校服,缝缝补补间穿了三年。后来,考上了南安师范,因买不起校服,我只能休学半年去当小学老师,再用赚来的钱买了校服,才得以进入南安师范学习。

记者: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共产党的,当时的您又有着什么样的感受呢?

陈豹义老师:我们当时所处的社会,是动荡不安的,人民的生活可以用“颠沛流离”来形容。到南安师范读书以后,我有幸接触到一些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者,通过他们的介绍,我被共产党的理念和思想深深地触动了。这就像一束阳光,给我迷茫的生活带来了光明,也让我意识到:共产党才是人民的大救星,我应该要追随这样的党。从这个时候,开始了我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不解缘分。

1949年8月,家乡解放了,我激动不已,就在自家的红砖墙上写上“欢迎解放军,拥护共产党”的大标语,受到进村的南下干部的表扬,他让我经常到区政府去领材料回乡做宣传。同年9月,我从南安师范转到侨光中学念高中。我更积极地投入到党的工作中,白天上课,晚上在临时乡政府里帮助做些宣传工作,协助组织民兵保卫革命果实、收缴私人枪支、缴纳公粮等。后来,经当时土改队长介绍,我加入了共青团,并担任文林乡团支部书记。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入党的,入党后如何严格要求自己?

陈豹义老师:我入党是在福建师院读书的时候。1951年7月,我参加了全国高考。当接到福建师院录取通知书时,我热泪盈眶,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我高呼“共产党万岁”,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我才能成为了全乡第一个农民子弟大学生,这也更加激发了我入党的意愿。入大学后,我坚持为人民服务,不断锻炼与学习;积极参加共青团和学生会工作,积累工作经验。终于在1955年的盛夏,我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愿望。

入党后不久,我就面临着毕业。作为共产党员,我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当时我就想:我要坚决服从组织的分配,服从工作需要,来报答党的领导和恩师的教育,好好为人民服务。1955年,我留在校人事处工作,随后又转统战部与政工组。工作中,我认真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和党的统战政策,取得一定成绩,被评为校“先进工作者”、“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和“优秀共产党员”。我认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是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就是要有强烈的责任感、满腔的奉献情。

记者:入党60多年来,您曾三次评为校级等以上“优秀共产党员”,其中有两次是在退休之后获评的。您还被评为市“老有所为”先进个人、省人事局“先进退休干部”、省教委“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等。您能说说您退休后的经历吗?

陈豹义老师:1988年,我退休。当时学校给我开了欢送会。我在会上就表示,我们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党,我统战部长的职务退了,但我的党员思想永不退休。退休后,我婉拒外单位的高薪聘请,积极发挥多年统战工作的优势,坚持在学校协助做老年工作。1988年1月,参加筹建校退休教职工协会,并担任副会长,共连任五届15年。1988年5月,参与创办“退休教职工简讯”,宣传党的退休干部政策和学校老年工作情况。1993年,与陈天绶老师一起向校党委建议并于1995年1月正式成立了校社科联离退休分会,让离退休老专家老教授能够继续从事学术研究。此外,我还担任了校关工委副主任、校老体协副主任以及福州市老年学会理事等职务。近年来,因身体原因,我没有再担任老年社团职务,只是协助开展一些宣传工作,撰写了一些有关学校历史、老年工作等方面的文章。

我很感谢组织对我的肯定。回想我的一生,从黑暗中走出来,更知道光明的可贵与难得,所以我对党始终心怀感恩之情。在我看来,党员的一生,就应该是追随党的一生,就应该是真诚奉献的一生。

记者语:顾盼往昔,岁月如歌。九十多年的岁月,割裂不断真挚的向往,消融不了深沉的感怀。对党的信仰与感恩,让陈老师一步一个脚印,更加踏实地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