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我心——记离休干部尤金锄老师
发布时间: 2016-07-04
浏览次数: 17


本报讯(记者丁然孟玥)尤金锄,我校离休干部,晋江县内坑镇砌坑村人,19291月出生,1948年入党。

在记者拜访时,耄耋之年的尤老师精神矍铄,与记者交谈甚欢。他以一位老党员的身份,为年轻一代的党员提出了很多建议。当聊到中国共产党迎来了建党95周年时,尤老师感慨万千,向记者回忆起革命时期的那段岁月。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晋南,是晋江最早的武装革命根据地,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发展虽然比较艰难,但已经逐步获得一部分工农阶级的拥护。尤老师的父亲坚决拥护共产党的主张,村里的党支书经常在尤老师家里过夜,与尤老师的父亲一起畅谈共产党的革命和中国的未来。受父亲影响,尤老师的哥哥加入了儿童团并担任团长。“1931年东北抗日战争爆发,年仅两岁的我就趴在哥哥背上跟随哥哥参加游行。”尤老师笑着说。在家庭的熏陶下,尤老师从小就对中国共产党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结。

在中学就读的时候,尤老师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他还同时打多份工,以半工半读的方式帮家里减轻负担,为自己筹措学费。在此过程中,尤老师逐渐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一起在学校创办了“群雁文艺研究社”。这些朋友中,有两位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和他们的沟通交流中,尤老师对中国共产党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激起了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思想火花。安海革命暴动期间,国民党特务到处搜查共产党员。当时校方指控刚从安海看电影返回的尤老师是共产党人,对他进行审讯,但最终因没有实质性证据而仅被记大过。此番经历后,尤老师更坚定了入党的决心。

中学毕业那年,尤老师以泉州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国立海疆学校。当时的中国,国共两党纷争不断,大学里的各种刊物和思潮深深影响了尤老师,让他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在一次“群雁文艺研究社”的聚会中,他的两位党员朋友向他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建立新中国的奋斗目标,并提出想把他发展为党员,尤老师激动不已。当时正值两党关系高度紧张,国民党正在加紧对共产党人的搜捕。尤老师一脸严肃地说:“我亲眼目睹了共产党人将生死置之度外,前仆后继地进行革命活动,他们光辉的形象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经过党组织考验,尤老师于194811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中共党员。组织上将尤老师的组织关系转入“中共泉州城市工作委员会”。尤老师边学习边开展党的宣传运动。当时主要的活动有三个部分:第一是发展群众。尤老师在不长的时间里就在培元县立中学顺利发展了20多位党的外围组织人员,其中有3位发展为党的地下同志。第二是组织小群文艺研究社,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宣传革命主张。经过努力,尤老师在私人承办的《春秋报》上,争取到了一块版面,进行进步宣传;小群文艺研究社也逐步发展成了党的外围组织。第三是组织学生运动。尤老师作为当时的学生代表,每次都积极进行演讲、宣传,积极鼓励学生开展革命运动。

入党一年后,尤老师向组织提出了要下乡搞革命的想法。获得党组织的同意后,尤老师回到了家乡。期间,尤老师的哥哥和大革命时期的关桥镇支部书记给予了他巨大的支持,帮助他迅速获得了群众的信任。在群众帮助下,建立了“新生小学”,而尤老师也以“新生小学”校长的身份开展革命工作。当时的国内形势极其凶险,尤老师不仅要冒着随时被搜捕的危险,还要逐步改变乡民的思想,向他们宣传共产党的主张。为了躲避危险,尤老师与同志一起经常把群众大会放到夜里和野外来开;在乡里成立儿童团、民兵武装队伍、农会、妇女会;废除旧保甲制度,成立村政府;召开群众大会、武装大会;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尤老师积极将革命活动扩大到附近的十个村中。很快,他们乡便发展成红色革命稳固的根据地。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尤老师在革命道路上不断前行。

解放战争胜利后,尤老师继续为革命、建设和我省高等教育做出了突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