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廓南有市 重温双杭梦
发布时间: 2010-05-31
浏览次数: 585

城廓南有市  重温双杭梦

——福州南台“双杭”商业街的保护性

修复、开发与改造刍议

 

林精华

 

明清以降直至民国,已有三、四百年历史的福州台江区“双杭”商业街的保护性修复、开发与改造工程,继鼓楼区“三坊七巷”之后,已排上了市、区两级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老福州”、台江人、双杭人,也是海内外“闽商”企盼已久的顺民心、合民意的大事,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这一工程将使古街旧貌换新颜,重现昔日享誉海内外的商贸文化的辉煌。为台江区打造独具特色的古代商贸与现代物流相结合的文化品牌,提供了新的机遇和历史借鉴。

    “双杭”商业街,是福州古代各府、州、县农副土特产品运入省垣的集散中心。作为“闽商”的发祥地地之一,在海内外颇有影响。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政府为加快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的步伐,吸引无数房地产商进行成片开发,建起许多新型的商住房。这些商住房的建成,虽然给人们带来新鲜感和生活上的便利。但许多古街区却荡然无存,完全损失了具有2200多年的历史名城的原有风貌和文化韵味。这其中也包括古老的“双杭”商业街在劫难逃。由于房地产商的无序开发和有关部门的“急功近利”。对“双杭”商业街或“斩头去尾”,或“中心剖腹”,许多名店、老铺、行栈、公司、深宅大院等,均被随意拆毁。现存的街区面积不及原有的三分之二。前年,国家文物局领导和资深专家来福州考察鼓楼区“三坊七巷”的同时,也考察了台江区“双杭”商业街。他们认为:这是两种不同文化背景下产生的古街区。前者以官宦、文人的“名人故居文化”为重点;后者则是以名店、老铺、行栈的“商贾文化”为重点。两者的文化范畴不同,各具特色,可以相互媲美,相得益彰,凸显闽都文化的深厚历史底蕴。最近,杭州市政府作出了一项震惊世人的决定:要保留原有古街区的风貌,不再招引房地产商进行成片开发;要在保留古街区原貌的基础上,作保护性的修复和改造,达到具有古朴与现代并存的街区布局的新意。这给其他城市的领导者以有益的借鉴和启示。

    南台地区自古是商贸的旺地,“双杭”是最早形成街市的商业街区。“闽商”之一的“榕商”,就是从这里启航向海内外发展,艰苦创业,成为腰缠万贯的大富翁。台江区要打造“商贸文化”的品牌,重铸昔日的辉煌,非“双杭”莫属。让海内外“闽商”等待已久的愿望能得以实现。据《福建日报》载:台江“双杭” 商业街的保护性修复、开发与改造工程定于今年开始启动。笔者以为:应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以福建文史馆馆长卢美松主编的《福州双杭志》为蓝本,精心筹划,多方论证,采纳民意,舍得投资;切不可以长官意志,暗箱操作。如建了“利嘉”商城,毁了达道河、新桥仔河、三捷河。此类教训,不胜枚举,应当认真记取。

    作为市民的一分子,笔者对“双杭”商业街做过一定的调查和研究,在《福州晚报》上以《双杭老铺回放》发表了52篇系列文章。回顾兴衰历史,展望今后发展前景。现特提出一些建议,供市、区两级领导者参考。兹陈述于下:

一、保留原有古街区布局,重温并再现昔日的“双杭”梦

台江,古称“南台”,具有“面江临海”的区位优势,自古便成为福建各地商品运入省垣的集散中心。明、清以降,大庙山南麓的“上杭”和“下杭”的两道沙痕,原为浩瀚闽江停泊船只和起卸货物的水运埠岸,逐渐形成“陆洲”后再演变为繁荣的商贸街区,直至福州解放前夕。

  “双杭”之北的惠泽山(今大庙山),在闽都发展的历史上曾举行过两次“册封礼”:一是公元前205年汉高祖刘邦在此册封无诸为“镇闽王”;二是五代后梁太祖朱温派翁承赞为使臣在此册封王审知为“闽王”。从某种意义上说,闽都的历史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五代之后,历宋元明清诸代,因“双杭”街区地处闽江前沿,到了明末清初已发展成为“闽商”的发祥地之一。“双杭”的一些商人。不满足于在福州及其周边地区的发展,他们从这里启航,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把商务扩展到台港澳及东南亚各国。他们在海外发迹,总不忘故土的乡情和亲情;不忘“商神”张真君的庇佑;不忘在“双杭”艰辛创业的历史;不忘在此从事商贸活动时留下的“二横三纵”的倒“日”字形的街区布局。“二横”,即北为上杭街,南为下杭街。“三纵”,即东从崎顶(古称横山铺,今属八一七中路南段)到小桥头;中从龙岭脚到妈祖道(古称油巷下,今称隆平路):西从海防前口(今称延平路)至舍人巷(今称白马南路)。每条街还有许多狭小的巷、弄穿插其间,连成一体。名店、老铺、行栈、商行、会馆、深宅大院等,星罗棋布,鳞次栉比。数百年来,有的地名仍延续至今。“老福州”、“老闽商”及其后代,说的仍是旧地名,记忆的仍是旧街区。不忘历史,不忘乡思,叫起来亲切顺口,方位准确。

    保留原有的古街区布局,就是探寻数百年来“双杭”商贸历史发展留下的印记,就是为海内外“闽商”寻根访祖提供过往创业历史的轨迹,就是打造和重铸昔日“双杭”商贸文化的品牌,就是展望新时期更加美好的前景,重温并再现抹之不去的“双杭梦”。

二、“双杭”地区文物胜迹多,文化底蕴深而厚

    “双杭”背靠惠泽山,南临三捷河。文物胜迹甚多,有许多都是市、区级文保单位。在惠泽山上就有汉初无诸和五代后梁“封王” 王审知地方建的越王台、越王庙,以及传说中余善在此钓得白龙而建的钓龙台、钓龙井和登高石等胜迹;宋代建的碧光亭、达观亭,与福州郡守赵汝愚手迹“南台”和书法家米芾“全闽第一江山”的刻石;到了近代,则有去毒社、戒烟局、志社、诗楼等遗址,可圈可点。许多名宦、诗人、学者揽胜后,发思古之幽情,写下了许多名篇佳什。如唐代的黄滔,宋代的黄裳、蔡襄、李纲、程元邵,元代的萨都刺,明代的林瀚、陈第、徐熥、曹学佺,清代的张际亮、叶观国、林寿图、徐继畲等。叶观国《题闽越王无诸庙》诗:“一张曾传汗马劳,千年遗庙在江皋。入关豪杰知多少,逐鹿中原识汉高。”李纲《达观亭》诗:“峭峻钓龙台,飞亭压其端。旷达四无际,因之名达观。……鸣弦俯清流,对水环苍山。重拂襟尘净,从带夕岚还。”程元邵《碧光寺》诗:“寺压高台最上头,  一亭新就得清游。天连远岫交相碧,地枕长江分外幽。……公余有幸宾朋乐,聊把狂篇索唱酬。”周仕谐《钓龙台》诗:“越王台下草凄凄,台上花飞鸟乱啼。近市鱼盐千舸集,凌空楼阁万山低。杯衔夕阳狂歌发,马踏春云旧路迷。”从以上所引的诗中,可以窥见到惠泽山的深厚历史文化底蕴和旖旎风光的景观韵味。

    此外,龙岭顶的武圣庙和戚继光祠;上杭街的高氏文昌阁、福州商务总会和八角亭;下杭街的张真君祖殿和陈文龙尚书庙(新移到此);横跨三捷河的“三通桥”、“星安桥”和“平理桥”;以及“双杭”两街的曾、罗、高、张、何、陈、梁氏祠堂;名人和商界精英倪文彬、谢如如、杨鸿斌、罗勉侯、邓炎辉、曾文乾、黄恒盛、徐建禧等的深宅大院;各地商帮建的兴安、南郡、建宁、周宁、南城、浦城、永德等“会馆”:现代的有中共福州工委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福州总队的旧址等。

    “双杭”两街集古代、近代和现代的胜迹、文保单位和历史纪念地于一起,十分难得。对这些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应慎重保留并加以修复和完善,融商贸文化与旅游文化于一体,还它历史的本来面目,更增添了“双杭”两街的历史积淀的厚重感和文化的多元性。

三、“双杭”地区会馆多,突显商贸文化特色,抢救修复时不可待

南台地区是商贸的旺地。明清以来许多省内外商人云集在此“安营扎寨”。为了维护本地域商人的利益,便组成了以地域和乡谊为纽带的“商帮”。有了商帮,就必须建立在客地立足的“会馆”。会馆的出现,是南台地区商贸发展繁荣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在福州60多个会馆中,南台地区占了一半,而“双杭”两街及其周边地区就有会馆20所。即兴安、南郡、建郡、绥安、周宁、泰宁、浦城、福鼎、福安、延郡、尤溪、三山、古田、永德、永福、邵武、汀洲、闽清、宁德、南城等。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双杭”及其周边地区商贸的繁荣。

南台的会馆以商贸功能为主,具有“牙行”、“储货”、“客宿”、“洽谈”等多种用途;此外,尚有联谊、娱乐、文化教育的功能。

会馆大小不一,大的如“兴安会馆”,面积达3000平米,贯通上、下杭两街;小的如“霞浦会馆”,面积不及300平米。这反映了商帮之间经济实力的悬殊。会馆的建立,盛于明末清初,其建筑程式有承袭明清古建筑的,有吸取福州地区艺术风格,又结合本地域传统特色的,有中西合壁的,也有纯欧美式的,可谓异彩纷呈。会馆的重要特征是商贸与神缘相结合,奉祀的多是天后妈祖,但也有奉祀本地域的乡神,以祈神佑,商旅平安,生意兴隆。

由于历史的原因,1927年后会馆日渐式微,或用于办学,或变为工厂,或改作民居,或因旧城改造随意拆毁,至今留存寥寥,且面目全非。“双杭”两街仅存浦城、建宁、南城、寿宁、周宁等会馆和其周边地区的汀洲、梅城(闽清)、三山、古田等会馆。

会馆是有价值的商贸文化遗产。它反映了闽省各府、州、县与省会福州的密切联系,是研究福建社会、经济、民俗、人文和建筑等多元文化于一体的重要景观。对现存的会馆加以保护、修复和利用,刻不容缓,时不可待。

四、整合“双杭”商业街,以“名店”、“老铺”唱主角,再现昔日的繁荣

“双杭”商业街发轫于明末清初,进入民国则是它的鼎盛时期。历史悠久,岁月暇长。传统儒学“诚信”商业道德的传承,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商品经营种类的繁多,出现了各地商帮开设的老铺、名店、行栈、商行和富商巨贾的深宅大院,形成了最具商业特色的街区。商贸文化内涵丰富,底蕴深厚。何止数倍于“三十六行”的近250多家的名店、老铺、行栈、商行都有它一部艰辛而辉煌的创业史和“童叟无欺,质优价廉”、“诚信为本”的经营理念,而赢得“老福州”的青睐。保护性修复、开发和改造这些“老字号”商铺,就是要延续“双杭”商业街昔日商贸文化的辉煌,就是要继承和弘扬商界精英的管理和经营理念,就是要重现古街的风采,就是要吸引海内外的“闽商”到此再投资兴业,就是要与时俱进再创新时期商贸的繁荣,与中亭街形成各具特色的台江西部古朴与现代并存的物流商业圈。

在保护性修复、开发和改造中,对这些名店、老铺、行栈、商行和巨商富贾的深宅大院,应慎重加以甄别、筛选、整合、保留,使“双杭”商业街重新“复活”,充满生机,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留下历史发展从繁盛走向衰落,从衰落再到繁荣足迹的商业街。如罗金城父子的“恒和”、“升和”、“均和”和尤孟彪家族的“泉裕”等钱庄;徐炳华的“德发”南北京果行;张桂荣的“咸康”、陈幼鸿的“中孚”、徐建禧的“广芝林”、王幼恺的“致远”等中药行;黄恒盛家族的“黄恒盛”布行和“懋源”酒库;何元育的“何元记”糖栈;李珊珂的“建东”商行;张盈科的“瑞丰”颜料行;张德生的进出口商行;龚忠贞的“华通”纱布行和进出口公司;欧阳康家族的“生顺”茅茶行;陈俊甫的“陈恒记”绸布庄;曾文乾的“曾长兴”溪纸行;蔡友兰的“蔡大生”鞭炮行;林沛然的“聚源发”、苏开勋的“义美”和邓炎辉的“怡大”等土产商行;陈贞吉的“常厚”和沈立生的“公祥”典当铺;唐兆波的“宝来轩”糕饼店……等等,

此外,富商巨贾和名中医的旧居,有欧美式的、有中西合壁的、有纯古代明清建筑的,也异彩纷呈。有三进、四进的直通“双杭”两街。如杨鸿斌、徐建禧、宋景熖、曾文乾、张桂荣、邓炎辉、黄恒盛、邱映光、张德生、柯伯诚,以及“双杭”著名的中医师孙朗川、高希焯、郑兰芬的住宅和医寓等,都是享有盛名的深宅大院。保护性修复、开发和改造这些名店、老铺,行栈和商行是重中之重,才能烘托和体现出“双杭”两街的商业浓厚氛围。

五、建设融“山”、“水”、“街”于一体,独具自然景观特色、我市仅有的商业街区

“双杭”两街,北靠大庙山及其余脉龙岭顶、彩气山,南临由新港河支流经达道河后流入的三捷河。这里有许多古河道渡口,如三通桥道、水巷道、星安桥道、妈祖道、三捷透道等。河道宽广,直通闽江,是各地商人往“双杭”两街起卸、装运货物的“道头”,同时也是闽北各地木帮停放木排的“水坞”。因三捷河双向与浩瀚的闽江相通,所以星安桥畔的“张真君祖殿”前,有“潮水两头涨”的独特水文景观,在福州绝无仅有。

“双杭”两街,地处“山”与“水”之间,自然景观优美,妙趣天成。两街平行,长840米,宽只有1214米,其中上杭街个别地段最窄处仅4米,但自“五口通商”至民国时期,这里却是南台地区万商云集的最热闹、最繁荣的商业街区。有名店、老铺、行栈、商行、公司、银行、洋行、汽车运输行、手工工场等250多家。为了给商贸区的商户和居民提供日常生活所需的便利,菜馆、点心店、理发店、缝纫店、竹藤制品店、烛店、酱鱼奇 店、钟表店、文具店、刻印店、水果店、棉苎店、草席店、陶瓷店、薪炭店、鞋帽店、秤店、日用杂店、麻袋店、自行车店、弹棉店、寿衣店、五金店……等百余家,星罗棋布,穿插在商业街之间,车水马龙,人潮熙攘,呈现出一派商贸区繁荣、热闹的景象。下杭街留下的历史性建筑物基本保存完好,应保持原貌;上杭街亦同,可以适当取直并拓宽,保留连贯两街的巷、弄。开发成为不受汽车流干扰,具有台江特色且含有古街、古风、古韵、古景的真正“步行街”。这是一项尊重历史,以民为本,顺应民意的浩大工程。

“双杭”商业街,南向临江,可对三捷河进行疏浚、拓宽和改造,重建已消失的“道头”,让游艇和木板船游弋载客穿行其间,三通、星安古桥横卧,桥边的星安桥巷拓宽后,可建凉亭、堂所,设酒肆、小吃店、牌馆、棋室、茶馆,开讲书场(评话馆)、伬艺馆、小型剧场,增加一些市民感兴趣的休闲、娱乐文化设施;利用陈文龙纪念馆举办“民俗讲坛”,配合张真君祖殿、万寿尚书庙的庙会民俗文化活动,以集聚人气,繁荣商贸。

与此同时,招引与民生有关的福州“老字号”的名店、老铺入驻,推销各种各色的手工名牌货产品、发动“双杭”两街老店重新开张,以招徕消费者。把“双杭”两街的山雄、水秀、街闹融为一体,打造比南京“秦淮河”和福州“茶亭水街”更胜一筹的景观和风韵的古商业街区,使“老福州”步入商业街,能重温昔日商贸文化与闽都民俗文化相结合的乐趣,再现“双杭”商业街以往的辉煌和今后发展的美好前景。

台江区政府目前正大力开展调查研究,精心筹划,力争以“双杭”商业街的保护性修复、开发和改造工程尽早启动,来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的献礼。